《生命的永續經營》中

NT$390

《生命的永續經營》 中冊
生死大事的抉擇課題:不做生命的延畢生 優雅謝幕風光畢業

叢書系列:愛‧生命
作者:慧開法師
出版日期:2020/10/1
尺寸:17 x 23公分 中式右翻
頁數:384
ISBN:978-986-97968-7-3

🉐上中下套書,一套1000元,限時特價中
《生命的永續經營》三冊合購

描述

內容簡介

生死大事的抉擇課題
不做生命的延畢生
優雅謝幕風光畢業

作者慧開法師不只是關照生命的宗教師,更是專業的「生死學」教授學者,數十年來不僅揚名於專業學術領域,更親身實證分享自身的經驗,讓文字學術成為實際運用於生命課題的助力。

二○一四年慧開法師著作《生命是一種連續函數》出版以來,讀者們迴響不斷,從跨越畏懼生「死」的懵懂,更進一步重建對生死的認知觀念。

最新著作《生命的永續經營》上、中、下三冊,除了延續探討「生、老、病、死」的自然機制與奧秘外,對於末期病人臨終關懷的理論與實務、喪葬禮俗的基本認知、病人自主權利法、器官捐贈與器官移植、死刑存廢問題、安樂死、植物人等等議題,乃至有關乎「生死」、「生命」的各種疑難解惑,皆有詳盡的說明與解套之方。這些不只是對「生死學」有志趣的人所需悉知的,更是生存在現代社會裡的我們必須了解、面臨的問題。

生離死別、悲歡離合,是人生無法避免的磨礪。

人不只在「生」之時要規劃,好好的安排生命,對於如何不要抱憾而終,而做好往生的準備,也是極其重要的「人生規劃」。

人生如何自然謝幕?這些問題與做法不只是直接衝擊著正在面對死亡的當事人,更影響圍繞在當事人周遭還活著的親友們。

生命永續經營的內涵,講得明確一點,就是不要將生跟死切開來,看成截然不同、毫無關聯的兩個世界,而是將生與死連結起來,視作連續的整體。就像是我們在一生當中,從嬰兒、幼兒、兒童、少年、青少年、青年到成年、壯年、老年等,會經歷不同的時期。我們整體無盡的生命,也是從前一生過渡到下一生,經歷一期又一期的生命輪迴。

當到了接近我們這一期生命的末期時,最高竿的就是能「見好就收」、「無疾而終」「信願往生」。這必須要有「十方三世」的宇宙人生觀與「生命永續」的生死觀,以及堅定的生命永續信念與精進的宗教行持,具體實踐「生死自在、瀟灑來去」的理想。

慧開法師「生死自在四千萬」的叮嚀:
一.千萬不要拖過個人生命的賞味期。
二.千萬不要變成個人生命的延畢生。
三.千萬要保留自己的精神與體力,做為善終及往生佛國淨土(或上升天界或轉生善道)的能量。
四.千萬及早成立個人的「往生後援會」及「往生互助會」,以確保自己的善終與往生權益。

⭐封面設計意涵:十方三世的宇宙人生
銀河星雲顯示宇宙的浩瀚,橫遍十方,無窮無盡。
DNA雙螺旋代表生命的永續,豎窮三際,無始無終。

作者

慧開法師

建中畢業後,以第一志願考入臺大數學系,隨即加入晨曦學社,並成為該社一九七四年度的社長。獲美國賓州費城天普大學宗教研究所哲學博士,專研佛教哲學、天臺宗教義、宗教哲學、儒家哲學、東西方宗教傳統與生死探索、臨終關懷、死後生命探索。

現任佛光山寺副住持、南華大學宗教學研究所/生死學系(所)講座教授、佛光大學佛教學系兼任教授、《人間福報》「生死自在」專欄作者、臺灣生命教育學會理事、嘉義市博愛社區大學校長、臺中市光大社區大學校長等。

目錄

推薦序
走進生命永續經營殿堂/心定和尚
瀟灑去來 生命更從容/楊朝祥
磅礡的交響樂是由單調的樂音所組成/林聰明
生死並論尊嚴謝幕/黃榮村
直指生命的實相/李嗣涔
好好說再見/楊志良

自序
從「生死自在」到「生命永續」

第三章 生死的抉擇
「安樂死」的迷思與解套之方
大家來關心「病人自主權利法」
從佛教觀點談「器官移植」與「器官捐贈」
生死大事的抉擇課題:末期絕症要不要治療?

第四章 生死的議題
從生死關懷觀點對死刑存廢問題的反思
再論死刑存廢問題
三論死刑判決與存廢問題
您所不知道的「安樂死」真相

推薦序

好好說再見/衛生署前署長 楊志良
我曾二次受邀至南華大學演講,其中一次題目是「好好說再見」,介紹「安寧緩和條例」及「病人自主權利法」。釋慧開法師是聽眾之一,臨別贈我一本鉅作《生命是一種連續函數》。本人愚鈍,從書名不識端倪,日後開卷,才知他曾擔任南華大學的教務長、副校長等職,重要的是他創立了南華大學的宗教研究所及生死學系,並廣為傳授生死學,是臺灣第一人;也才知他跟我同是建中、臺大(數學系)校友。

該書博大精深,至今多尚未參透,近日法師又委請香海文化送來三大冊鉅著《生命的永續經營》,邀我寫序。但如同孔子言「未知生,焉知死」,對於今生尚不明白,遑論前世及來世,真是折煞我了,只能勉勵學習,才略知其一、二。

此書論及佛法的生死、生命輪迴,更深入探討敏感尖銳的議題,從放生、器官捐贈、安樂死及死刑的存廢,都有精闢的研析。總而言之,對才疏學淺的我而言,這書是討論「生命」的大作。

有生必有死,死亡是完整生命的一部分。生命誠可貴,孔子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不但不能用活人殉葬,就是用人形的陶俑陪葬,孔子都給予嚴厲的譴責,孔子教誨學子們的是尊重生命。

尊重生命是普世價值,深植中外文明社會。例如在文明國家,虐貓、虐狗,加以殺害,都是犯罪行為,因為貓狗均是生命,會虐動物之人,顯然潛在有虐人、殺人的心態。曾經,臺灣流浪狗被捕捉後,一段時間無人認養,就要給予安樂死。此舉受到國內外人士的譴責,政府只好放棄,造成收容所「狗滿為患」。當然對於棄狗者,或以強制貓狗繁殖營利,又任意「放生」者,也加以譴責或規範。

不僅如此,因人是生物的一種,必須依賴其他物種以維生,但在尊重生命的普世價值下,不論飼養動物或宰殺動物,都強調要符合人道規範,給予足夠的空間、良好的環境。最重要的是強調不要浪費食物,因為丟棄食物就是增加宰殺動物,及破壞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間。

雖然尊重生命是普世價值,但現實情況是,每天不知有多少生命被凌虐及殺害,或生不如死,身心靈都受到殘害。就以人類來說,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在二○一七年底,全球共有六千八百五十萬人流離失所,其中一千六百二十萬人是於二○一七年內成為難民,相當於每天增加四萬四千五百人。

二○一五年,敘利亞穿紅衣服的難民小男孩被沖上土耳其海灘上,面部朝下俯臥著,那張照片不知讓全球多少人熱淚盈眶,激起歐洲一片接納難民的運動。但不過三兩年,各主要國家卻開始拒絕難民,特別是川普治理下的美國,避之唯恐不及。

至於在不合理的勞動條件下,包括童工、女工被剝削者處處皆是。臺灣一向自以為是民主、自由的進步國家,但僅只衛福部有案的虐童事件,一年就有萬起,平均每週約有兩個以上孩童被虐死。生命如何不被踐踏,是人類第一大事,或許目前無解,但就如同人道屠宰一般,只要往前一步,就是往佛家說言「普度眾生」前進。

有生就有死,生是隨緣而來(與父母之緣),無從選擇,但死在今日,卻可如願而去。

二○○○年大選後,政黨輪替前,我以代理署長身分,有幸主持「安寧緩和條例」的修訂。初始施行不很順利,一方面是多數人認為應將生命儘可能延續,一方面是家屬間常意見不同。

二○一○年五月,我在回應立委質詢時,說 「癌末急救是浪費生命」,但來不及說出「安寧照護可以減少生命痛苦」,招致當晚各媒體的非議。但第二天,創立國內第一個安寧病房的安寧之父賴允亮醫師說:「安寧照護不等於放棄。」他解釋,對末期病人來說,急救只是延長心跳,並沒有延長生命,反而是對生命的不尊重。

國內安寧之母趙可式教授,特別來電鼓勵,並公開說:「楊志良是觀念正確,但話說得太快,尊重生命的概念,是能有尊嚴的離開,不要讓生命再受痛苦。」媒體也有不少投書,提到因不知可以選擇不再急救,讓他們的親人受盡插管、氣切、急救壓斷肋骨等折磨,只是心跳多了半小時。

民氣可用,我就將選擇安寧照護及生命末期不再急救,列入住院須知,讓病患可以簽署選擇。

楊玉欣立委推動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則更進一步,讓每個人在生前可自行選擇如何(如願)離開。只要生前立下遺囑,便可在有尊嚴的照護下,選擇去除維生系統及管灌飲食(末期病人給予食物,即使只是飲水,都會造成痛苦),給予高度鎮定,就如老僧坐化往生。

當然,每個人對生命的定義不同,也有人認為,只要有呼吸心跳,即使是使用葉克膜、永久植物人、嚴重失智、長期嚴重痛苦,目前無醫學方法可以緩解者,也是生命,就該盡力延續。此種看法也應予以尊重。

我自己的家人及數位好友,就是選擇安詳地離開。可惜的是傅達仁先生,病重時「病主法」雖已通過,但須經過三年宣導期,在二○一九年一月才生效,他不得已在二○一八年赴瑞士尋求安樂死。若在今日,「病主法」即可解決他的苦痛,他的遭遇令人悲痛。我一再呼籲,醫學教育不是僅教導如何延長壽命,更要學習如何減少末期病人的痛苦,此說也受到若干醫界大老支持。

釋慧開法師的大作《生命的永續經營》,對生命的討論深入淺出,充滿智慧,是每個關心生死者必讀的好書,特此推薦。

自序

從「生死自在」到「生命永續」/慧開法師

自從二○一四年六月《生命是一種連續函數》出版以來,至今(二○二○年)已經整整六載。這六年來我仍然筆耕不斷,持續在《人間福報》「生死自在」專欄,與讀者們分享及探討現代社會中有關生死大事的各個方面課題,每週日出刊一篇文章,於今累積了有三百餘篇系列文章,將近五十萬言,再次集結成書,題名為《生命的永續經營》,分為三冊。

在過去這六年當中,我遭逢了生命中的重大變故──我敬愛的父親(開爸爸)於二○一四年八月往生,以及生涯中的一些轉折──就是我終於能夠卸下將近二十年的各項行政職務,專心於教學、研究、弘法及寫作,這些經歷對於我在生死課題的探索以及生命意義的實踐上,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與領悟。

二○一四年六月下旬,就在《生命是一種連續函數》出版後不久,我的父親開始出現無力用拐杖站立的情況,而且吃東西時吞嚥有困難,喝水會嗆到。在此之前,他在持誦《金剛經》時,常常念到一半時,經本還捧在手上就睡著了,顯示他的精神和體力明顯地下降,綜合這些情況,顯示了父親老化而且人生賞味期將盡的徵兆。

六月二十三日,父親突然發高燒,小弟緊急送他到耕莘醫院永和分院,經診斷為急性肺炎,注射抗生素以控制症狀。那時我們兄弟已經有了共識,爸爸年事已高,壯年時受盡醫療的折磨,一條腿撐了將近四十年,虔誠持誦《金剛經》也將近四十年,如今已邁入人生的最後一哩路,面臨人生的畢業考,我們千萬不能再讓他遭受到醫療的不當干預及折磨,破壞他往生佛國淨土的機緣。

我們兄弟有了兩年前(二○一二年)陪伴照顧母親,一直到她安詳往生的寶貴經驗,所以這次陪伴照顧父親,更為信心堅固與篤定。基於我們兄弟的一致共識,以及同心協力地陪伴照顧,父親身心安適,沒有遭受到醫療的不當干預,而且能夠預知時至。在最後九天,我們將他從醫院接回家中,大家一心念佛,積極旁助開爸爸求生佛國淨土。八月十八日清晨,爸爸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沐浴在佛號聲中,注視著前方的阿彌陀佛像,安詳地捨報往生,享壽九十一歲。之後,我寫了一篇文章〈開爸爸的人生最後一哩路〉刊在《人間福報》以悼念父親,此文也收錄在本系列書之中。

如今回憶雙親都能夠年享高壽,也都是預知時至,而且都是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正念現前,安詳地捨報往生,內心覺得十分安慰。我們兄弟心中雖然難過與不捨,但是也因為他們都沒有遭受現代醫療的不當干預及摧殘,這一生圓滿地謝幕,而覺得沒有遺憾。這也是我幾十年來探索生死課題、推廣臨終關懷,以及靈性照顧的最大回報,希望藉由本書的出版,將我們兄弟陪伴照顧父親的心得與切身經驗,分享給關心生死大事的讀者朋友。

回顧這二十多年來,不論是在臺灣或者世界各地,我經常有緣應信眾、聽眾及讀者之請託,到醫院或其家中為末期與臨終的病人開示,以及協助與指導家屬如何陪伴照顧末期與臨終親人的原則與要領,也因此累積了許多實際的案例與故事。也因為經常有聽眾及讀者向我提問有關臨終關懷的各種問題,我就將那些值得參考的真實案例,整理之後陸續寫在專欄文章裡面與大眾分享,如今也收錄在本書之中。

我最早在二○○九年六月開始公開提倡「生命的永續經營觀」此一理念,而這一系列書以《生命的永續經營》為題,就表示「生命永續」以及「生命的永續經營」是貫穿全書的核心思想,前者「明理」──闡明「生命永續」之道理,後者「顯事」──開顯「生命永續經營」之實踐。我們面對生死大事,不能「執理廢事」,或者「執事昧理」,而要「理事兼備」,還要進一步「理事圓融」。

師父上人在他講述的《人間佛教‧佛陀本懷》一書中,針對人間佛教的一般誤解與疑義,提出了二十則要義,希望將人間佛教真正的原意還復回來。在這二十則要義中,有關「生命不死」的闡述就占了七則,超過三分之一,有相當大的比重,可見「生命不死」是人間佛教的核心信念。我所提倡的「生命永續經營」,充分呼應師父上人的「生命不死」之人間佛教理念。

《生命的永續經營》這三冊書的內容,涵蓋了現代社會中「生、老、病、死」的各方面課題,除了探討「生、老、病、死」的自然機制與奧秘、末期病人臨終關懷的理論與實務之外,還包括「喪葬禮俗的基本認知」、「病人自主權利法」、「器官捐贈」與「器官移植」的議題,乃至「死刑存廢問題的探討」以及「安樂死」的迷思與解套之方,還有〈現代人如何修持「一心不亂」與「正念現前」〉、〈研讀佛教經典的心法祕笈〉以及〈從長命百歲到無量壽〉的探討等等,都是現代人生活在現代社會裡,不得不面臨而想要探索與了解的重要課題,我提出個人的一點心得供各位讀者參考。

我的人生早已經過了耳順之年,原本希望在二○一九年八月,能夠屆齡(年滿六十五歲)從學校退休,回歸佛光山常住。其實,身為佛門僧眾的一員,是沒有「退休」的,佛門的說法是「盡形壽」,也就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但是身為教授的一員,是可以從教職退休的。不過,林聰明校長與本山的長老師兄們都不同意我從學校退休,所以我就繼續留在學校延長服務。

也正好南華大學生死學系的博士班經歷多年來的努力,終於在二○一九年奉教育部核准設立,於二○二○學年度開始招生。這不只是南華大學以及生死學系的喜訊,甚至於對整個臺灣的高等教育而言,都是意義十分重大的里程碑。這樣的時節因緣也讓我覺得,我的留校延長服務有了新的意義與使命,希望經由生死學系博士班的成立,讓生死學的教學、研究與社會實踐,以及整個臺灣社會的生命教育與生死關懷,根扎得更深,樹長得更高,枝葉更茂盛,果實更豐碩,影響更深遠。

最後,希望本書的讀者,能夠藉由閱讀書中的內容,開展出更為寬廣深遠的生死視野,培養更為瀟灑自在的生死態度,落實更為前瞻宏觀的生命規劃與永續經營,不但自己受益,也能利益家人與親朋好友,慈悲喜捨,生死自在,盡未來際。

精采試閱

生死大事的抉擇課題:末期絕症要不要治療?

回憶在一九九○年前後,我在美國費城天普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在費城當地及鄰近的紐澤西州Cheery Hill鎮,先後有幾位信眾,有的罹患癌症而且已臻末期,或是腦中風導致腦死,由於我的宗教師身分,他們的家人找到我,希望能以佛法引導他們面對生死大事。以此因緣,我開始在課餘時間從事癌末病人的靈性關懷,以及帶領信眾參與助念等實務工作。

一九九六年回到臺灣之後,我在南華大學生死學系任教迄今,也由於研究教學領域的關係,這二十多年來不斷地接觸到癌末病人及其家屬,應邀到醫院為他們做靈性照顧、臨終開示、往生助念等生死諮商與輔導。

二○一四年,從十一月下旬至十二月中旬,我先後應邀到菲律賓馬尼拉光明大學所舉辦的「生命永續與末期疾病關懷」研討會、海峽兩岸共同舉辦的「北京國際佛事用品博覽會」,以及新加坡延慶寺舉辦的「臨終關懷與往生助念」專題講座,與大眾分享生命終極關懷的理論與實務。

在前後三個跨國的不同場次,居然都有聽眾不約而同地問道同樣的問題:「如果有親人罹患末期絕症,要不要治療?如果家中的長輩年事已高,當有緊急狀況發生時,送醫後要不要急救?」這些都是攸關生死大事的抉擇課題,也都是我們每一個人總有一天不得不面對的生命功課,所以有必要及早做好準備。

上述這兩個提問:「末期絕症治療與否」與「高齡長輩急救與否」,雖然性質相近,但其情境、處理方式與思惟角度,其實是有所不同,須分別討論,本文先討論前者。

當疾病已經到了無法治癒的地步時,對病人而言,死亡其實還不是最痛苦難過的事,「死不了」而苟延殘喘才是最可怕的處境。當死亡已經是不可避免之預警時,肉體上的病痛其實還不是最沉重的負擔;心理上的徬徨、精神上的焦慮、內心深處不知生命何去何從的迷惘,才是心靈上最為無助的恐懼。

往生之際的生命之旅,有如跨越時空的「星際之旅」,根本無須恐懼,但是必須及早做好準備。然而,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在這一方面都沒有足夠的認知與充分的準備,幾乎都有迷航的恐慌與危機,因此末期病人在此時最需要的,就是意念及心靈上的導航。其實病人家屬可以自行或延請宗教師,為末期病人在意念及心靈的層次上為他做親切的引導,鼓勵他發願往生,這是引導他脫離病體的桎梏、迎向未來生命的心靈導航。在此我不純談理論,而是舉出我為末期絕症病人所做靈性關懷與輔導的實際案例,供各位讀者參考。

案例一:聶師姐的最後生命抉擇

二○○七年五月中旬,佛光會林利國居士的同修聶師姐住進高雄榮總,診斷出肺癌末期,林居士心情十分焦慮,打電話問我,他們該如何面對如此嚴重的病情與攸關生死的醫療抉擇。六月二日我到醫院探望聶師姐,為她鼓勵打氣,同時提供我的看法及建議。

我告訴他們,有關疾病的變化情況與可行的治療方案,還是要就教於主治醫師的診斷與醫療專業意見。如果病況還在醫療可治癒或控制的範圍內,當然不應輕言放棄。然而,萬一疾病的進程已經確定遠遠超過目前醫療科技所能治癒或控制的極限,就不應,也無須再耗費精神和體力在無謂的治療上,而應該認真地思考如何有尊嚴而且能自主地,為這一生畫下完美的句點,達到善終與往生的目的。

我的論點其實非常簡單明瞭,因為現代西醫對於癌症病例、醫案紀錄與統計分析等文獻資料,十分詳盡精確,除非所罹患的疾病是找不到文獻記載的疑難雜症或罕見怪病,必須特別個案處理,不然的話,我們可以很清楚地查詢到某種疾病到了末期,病人經過諸如手術、化療、放療(俗稱電療)之後,其一年、五年乃至十年的存活率是多少。如果存活率夠高,當然不應輕言放棄,但是如果存活率趨近於零,那麼就要慎重考慮值不值得冒險。否則不但病治不好,連僅剩餘的一點精神與體力也都消耗殆盡,那就更加無力面對往生的功課了。

我再對聶師姐與林師兄進一步地解說,我們必須非常清楚地認知到,有情眾生的色身是物質的結構,有其相應的使用年限,再怎麼健壯也必然會老朽退化,更何況不幸遭逢惡疾絕症的摧殘折磨。萬一身臨其境地到了這一期生命的最後關卡而又藥石罔效,不得不面對死亡的威脅與挑戰時,我的主張是:往生是跨越死生關卡的星際之旅,需要有足夠的精神和體力做支撐與續航;因此,到了關鍵時刻千萬不要無謂地消耗自己的精神與體力在對抗病魔與死神上面,而是要保留足夠的精神與體力,一心一意全神貫注在佛號之上,做為往生佛國淨土之心性動能。

真正能夠往生佛國淨土的行者,絕對不是等到死了(斷氣)以後才去的,而是在活著的當下,拋卻這個臭皮囊,跟隨佛菩薩的接引──就此捨報往生去了──有如金蟬脫殼或蝴蝶破繭而出,這是名副其實的「往生」。是故在自身面臨此一最為關鍵的時刻,我極力主張一定要儘量保留最後而且足夠的精神和體力,集中心念專注在佛號上,以蛻化開展未來的生命。

聽了我的分析之後,他們再與主治醫師做進一步深入的諮詢與討論,最後決定不做任何後續的治療,並於六月四日轉往三峽金光明寺靜養,一心念佛,求生佛國淨土。

到了八月下旬,聶師姐的體力及身體的各項功能開始明顯退化,八月底回到佛光山住進萬壽園的安寧助念室,當時已無法進食。九月七日我回到佛光山參加一年一度的徒眾講習會,並對所有海內外回山的師兄弟報告南華大學的校務以及做招生宣導,下午到萬壽園的安寧助念室探望聶師姐。當時她已經八天都沒有進食,進入彌留狀態,林師兄一直陪伴在旁邊,也為她誦經,看著同修被病體所折磨與羈絆,心中十分不忍,卻又不知如何幫得上忙,讓她少受些痛苦,順利地捨報往生。

這樣的情境,顯示聶師姐的時辰應該快到了,但是欲求順利捨報往生還須臨門一腳。我就坐在她的床頭邊對著她說:「聶師姐!你的世緣已經圓滿,同修和令公子都在身邊,請不要罣礙,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求生淨土。」接著將心定和尚唱誦製作的念佛機打開,轉到「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的調子,我跟著定和尚的念佛聲調,一邊觀想西方三聖的佛光加持,一邊清晰而有力地對著聶師姐念了整整四十分鐘的佛號。其實,我這樣做是一個示範;之後我請林師兄他們父子倆,按照我的方法輪流為聶師姐念佛,只要念佛即可,不必誦經,念的時候要全神貫注在佛號上,同時要觀想彌陀慈悲加持,一小時或二小時一輪,每一輪結束前迴向一次。如果山上的法師、居士前來探望,請他們不必說什麼話,加入念佛就好。

以我多年來助念的經驗,用這樣的方法為聶師姐念佛迴向,她不會拖延太久,最多一、二天之內就有消息,但是擔心林師兄會有焦慮感,所以沒有開口跟他說。隔天(九月八日)是週六,我回南華大學為剛入學的生死學研究所碩士班及碩士專班新生上課,中午下課時接聽到手機的留言說:聶師姐已經在當天上午十點安詳地捨報往生。

商品評價

目前沒有評價。

搶先評價 “《生命的永續經營》中”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